-角色崩壞有
-改設計有
-轉性有
-無指角視

吹雪角視…

在前往都城的期間,照美總是用甜言物語和那些親暱的行為對待我。雖然我偶爾會感到一種喜悅感,但我真是受不了…這種虛假的行為。

過了一天一夜,我們到達都城。因為現在是中午,車站裏有很多人來迎接我們。我們是第三到達的列車,照美一下車,便有一群都城的花痴跑過來,紛紛把禮服交到照美手裏。我被推出人群外,踤到地上,但有一個像軟墊的東西壓在我身下。

「啊…」我聽一聲痛苦的呻吟,我看到可拉拉走過來。
「那個,艾庫他…」她指向地上,我轉身發現,艾庫被壓在我身下。他的眼鏡掉到一旁,從他的臉上可以看出他有多痛苦。我立即站起來,扶他起來,可拉拉替他拾起眼鏡。
「對不起,艾庫,你還好吧?」我接過可拉拉手中的眼鏡,替他帶上。
「嗯,腰,有點痛…」我們扶著他離開,在大門前,我們遇見照美,他站在那些堆積如山的禮物旁。

「士郎,發生甚麼事?」他打量我們三人,然後背起艾庫。我們找到第三區的預備小組,可拉拉跟著他們離開了,照美和我到我們的預備室。

亞風爐角視…

我承認,在我看見士郎和電壓的時候,腦裏是有點醋意。但我看見士郎替他擔憂的模樣…我更是憤怒。

「士郎…」
「嗯?」
「以後不可以再接近凍地…」我用嚴肅的語氣告訴她,應該說…命令她。
「照美…不喜歡?」
「嗯。」我堅決的點頭。
「大丈夫,艾庫只是我的朋友,可拉拉也是。」

艾庫…只有士郎和瘋子會這樣稱呼他,是個親暱的稱號。其他人都叫他們 ' 電壓和瘋子 ' ,這是不動用來取笑他的名字。 ' 艾庫和可拉拉 ' 只有第三區的人才會這樣稱呼。

突然有一個溫熱的東西貼上我的唇,離開時發出了小小的聲音。
「照美~」士郎微笑的時候,雙眼變成一雙可愛的弧度,她說:「我要進去了。」
「嗯,待會見。」
「嗯,拜拜…」她把門關上,我慢慢回去找我的預備小組。

都城找來了十年前為我裝扮的小組,他們一看到我,便走過來跟我擁抱。他們沒甚麼改變,但他們現在比我矮小。

「亞風爐,你真的長大了。」說話的,是一個被稱為出右手的小組成員。這十年裏,他一直為第四區貢品打理皮膚、頭髮,現在的技術已爐火純青。
「唉…真可惜,我原本是被派到吹雪的那一組。」他說:「她的皮膚是這十年裏最棒的,但是身材就有點…」他用邪魅的眼神看著我。
「幹嘛?」我有點不耐煩。
「噢,這些是吹雪和我們的…秘密…」

過了兩小時,我走到市圓環那裏的車庫,不動走過來,第七區的裝扮永遠也是那個模樣…
「看!又是樹!!!」她怒吼。
「唉,看我…一張網子。」這總算安慰的話吧…
「喂,吹雪是不是在預備室?」
「嗯,她還在化妝」
「吶,我有個好主意…」她不懷好意的望著我。

唉,糟糕了…

=======(TBC)=======
Yeah!段考的惡夢明天便完結了~
因為是考普通話和語文作文,
所以沒什麼要溫習(懶!
便走來發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玲靈 的頭像
玲靈

靈窩

玲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