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崩壞有
-轉性有
-跳/改劇情有
-綠川角視

「沒想到你們會來這裏,你知道來這裏是犯法嗎?」凍地問。我還未消化他這句話,就被電梯的開門聲打斷,豪炎寺從電梯走出來,而久遠在他身旁。

咦?是久遠!為什麼他會在這裏,他是導師,不應該在訓練時段出現。「噢,我只是在說笑,沒什麼惡意。」凍地立刻澄清,對我們微笑。我不明白他在說甚麼

「小甜心,找到你要找的人沒有?」久遠這話提醒了我,我還沒完成任務。「還沒。」我簡單回答他,然後離開走廊,走進那個神秘的訓練館。

在這個下午,我們會輪流到遊戲設計師那裏練習,以免他們起疑。現在,第三、六、七和十二區和一些自願留在那的貢品要待在遊戲設計師那裏三個小時。

果然不出所料…不動又脫光光了,而第六區的那兩個正和廣在偽裝站畫圈圈。我在繩套的那站,那個導師記得我,他很高興看到我這個學生,因為沒多少人會有耐性去把玩一條普普通通的繩索。

他教我一些比較複雜,但很實用的繩結。我花了接近一小時的時間,但還是做不好。突然,手一雙手從我背後環著我,然後用那靈活的手指完成一個又精巧又複雜的繩結。

「亞風爐,別這樣。」我指了指那個快要被吹雪炸掉的飛刀站。「士郎呷醋的樣子不是更可愛嗎?」噢,我一點也不同意。

我逃離他那雙手臂,走到生火站。我已經懂怎樣用火柴,但那個教練要我用火石來生個火。經一個小時的練習後,我生火的技術已經純熟多了。

當我再次抬頭,脖子已經變得硬邦邦,但我發現我多了一些同伴。倉掛正蹲在一些木柴前,埋頭苦幹地轉木取火,而凍地則坐在她身旁研究火石的光澤。或許我會選他們結盟,他們很聰明,而且很靜。

我們一直聊著自己的興趣,他們都是會發明的人,聽凍地說,倉掛發明的織布機方便了很多第八區的製衣工廠。我們發明東西,都是為了改善其他人的生活,我們區的人根本不可以和這種高尚的品格比較。

不久,亞風爐和吹雪加入了我的射箭練習,亞風爐告訴吹雪有關去年的遊戲,以及我代替露露出賽的事。她驚恐的望著我,然後主動跟我擁抱,手輕拍我的肩膀以示安慰「謝謝你。」我回擁著她,整個過程她沒說過一句話,但我知道她在流淚。

其實吹雪的遭遇比我還要慘痛,真的很想我們是一夥。在我想邀請她的時候,我想起她是第四區的人,專業貢品那夥想必會要她,算了吧。

「好了,你們決定好和誰結盟沒有?」現在是晚飯後的空閒時間,久遠吧我們留在餐桌討論策略。「凍地和倉掛。」久遠很平淡地點頭,好像這是他所預料中,「瘋子和電壓,認真的嗎?」反而廣有很大的反應。

「瘋子、電壓?」

「這是不動告訴我的,很多勝利者都是這樣稱呼他們。」他理所當然的回答我,但他的話觸怒了我。
「是呀是呀,我真是個大笨蛋,竟然去找一個瘋子來結盟!」我怒吼,手恨恨的拍餐桌,然後跑回房間。

========(TBC)========
這篇好像變短了…(?
唉,不可放棄的文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玲靈 的頭像
玲靈

靈窩

玲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晴空
  • 玲靈加油!
    慢慢寫就好了,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喔!
  • 噢,我有空會寫寫這個,
    有空寫寫那個~

    玲靈 於 2012/11/06 07:25 回覆